航海時遇上風和日麗,海面平靜祥和,整個海面上就只有郵輪拖出的這條長長尾巴。(黃潔玲攝)

航海時遇上風和日麗,海面平靜祥和,整個海面上就只有郵輪拖出的這條長長尾巴。(黃潔玲攝)

【明報專訊】在西班牙往非洲的郵輪上,一天晚飯,本來該是座無虛席的宴會廳,空出不少座位。為什麼呢,我問船上職員。西班牙人最不能經風浪,他們都在暈船浪,回房間休息了。不會吧?我心想,西班牙人曾經在14及15世紀在海上風雲一時,到今天,幾乎整個南美都用西班牙語……

我以為,我才是最不能坐船的人,在香港坐噴射船往澳門,十次有九次會暈船浪;在這次西班牙往非洲的汪洋大海途上,郵輪的確有點搖晃,可是也不算厲害。西班牙人體內的基因哪裏去了?

航海英雄不敵壞血病

後來翻開歷史,讀着驚人的數字,或許在大航海時代裏的葡萄牙人、西班牙人,甚至英國人,其實都沒有對航海「很在行」。我說的不是航海術,只是船上的生活智慧。歷史學家指出,在1500年至1850年,死於壞血病的船員人數高達200萬。在Bill Bryson的At Home,他說到1740年代一次英國海軍任務,長達3年的航海,2000人裏死去了1400人,其中只有4人被敵人殺死,其餘都死於壞血病。在二百多三百年的大航海時代裏,他們還未知道長期離開陸地,缺乏維他命C下,人會病倒死去。直至Captain James Cook在18世紀的旅程,他才打破了壞血病的詛咒。在中國的船隊,因為煮食習慣用薑、蔥等,壞血病倒沒有像西方一樣肆虐。

大海無情 老外船長也迷信

都說行船走馬三分險,古時漁民祈求天后娘娘保佑,航海來到今天,在先進的科技,如衛星導航、衛星通訊等配備下,巨型郵輪其實都保存了迷信的傳統。

跟好幾名船長聊天,這些一身挺白制服的老外,他們無一例外直認迷信。有的拒絕在船上談及任何意外,有的身上總掛着護身符。大自然奇幻莫測,他們都說。許多時候,人類就是渺小,大海無情,能翻臉不認人,在大海面前,最會行船的人,都不會自稱很在行。

文、圖 黃潔玲